网赌梯子可靠平台

名家论坛
当前位置: 梯子首页 > 名家论坛 >

【声音】林作新丨疫情之后,对中国及全球家具业有何影响?

时间:2020-02-29 09:58来源:未知 点击:
        2019年岁末,武汉爆发了新冠疫情,病毒广泛传播,由于得病的人很多,致使医疗资源承受极度的压力,甚至面临崩溃,因此,武汉封城,湖北成为重灾区,继而扩散到全国。
       中国政府采取了十分严格的方式来控制疫情,甚至限制人们出门,许多地方的乡村,都封锁了,人们不得进出。
这样,当然会严重地影响经济活动,最直接受影响的是第三产业,即服务业,路上没人,当然餐厅、娱乐场所等等都没人,春节的生意都泡汤了,而且这种损失是“真实”的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。
       那就只能等到经济的复苏,经济什么时候能复苏呢?
       我们不妨看看近年别的疫情对经济的影响,来做为参考。
       世界卫生组织(WHO)宣布疫情成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(PHEIC),新型冠状病毒是2020年1月30日。
       表1前5次宣布PHEIC,对经济的影响有一些共性:
       1. PHEIC期间,主要疫情区GDP和贸易增长率都出现下降。
       2. PHEIC之后,主要疫情区GDP和贸易增长率都会反弹。
       3. 反弹的时间,和疫情区应对处理病毒和清除事件的效率有关,处理病毒效率高的地区,反弹呈“V”字型,差一点呈“U”字型,更差的呈浅凹形。
       案例:
       2009年4月,墨西哥爆发甲型H1N1流感,WHO于4月25日列为PHEIC。
       2010年8月取消,持续472天,全球感染。
       墨西哥的经济:
       2009年第二季度GDP较前一季度下滑3.4%.
       2009年第三季度GDP开始反弹,并保持增长。
       中国在处理病毒和消除事件的效率,当然和墨西哥是不可同日而语的,虽然这次COVID-19武汉处理得有点慢,并且感染人数较多,但中国政府的决心与效率,是非常坚决的。因此GDP与外贸的反弹,肯定会是“V”形,也就是一个季度的事。
       耶鲁大学的斯蒂芬·罗奇也认为:虽然2019年底,中国的经济增速,滑落至27年来的最低点6%,但COVID-19不会削弱中国经济的内生动力,因为中国经济正在转型:
       ——从投资和出口拉动型增长转向消费拉动型增长
       ——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
       ——从储蓄过剩转向储蓄吸收
       ——从引进创新到自主创新
       罗奇认为,这些转型加上最近人民银行的刺激措施,在疫情结束之后,中国的经济一定会恢复。
       我们描述了疫情之后的经济大环境,而疫情对中国的家具业,有什么影响呢?
       不知道是幸或不幸,COVID-19发生在2019年12月,2020年1,2月,刚好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,对家具业来说,历年第一季度都是淡季,不管大小企业,第一季度都是亏损的。
       因此通常第一季度都是“预备期”,或“开发期”,许多工厂,都在这淡季时开新样,然后参加三月份的家具展,推出新品,招商,收订单,五一之前开新店,如此周而复始。
       COVID-19把这一切都打乱了。
       原本2月8日元宵前后工厂开工,现在开工可能会延后一个月,虽然二月下旬有工厂开工的,但本地工人有些还被关在村镇里出不来,外地工人也不让回来,即使有些地方疫情之后可以回来,但回来之后隔离14天,那也得干到三月十几了。
       三月中旬如果能够恢复正常,已经是很好了。广东一带的家具展,也延到6月份,过五一第一个开店旺季了。因此不会有太多工厂在开工后,开发新样去参展,因为下来7、8、9月是夏天,也是淡季,一年只剩下小半年了,能把现有产品修改一下也可以了。
       其实中国的家具款式,更新太快了,很多是一年一换,这种现象我认为是由于:
       ——设计水平不到位,不能成为“长青”产品
       ——市场不成熟,没有自己的东西,东拉西凑,客人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款式。
       这种一年一换样的现象,其实是很浪费资源的,设计师得动脑筋,工厂得开样,甚至得换设备、材料、工艺等,然后把这些工作,投向展会,——投向一个未知的市场。
       这不是巨大的浪费吗?
       今日家具的阎栋认为,中国的家具款式太多了,我深表赞同,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款式吗?
       美国的市场只有4大类: Queen Ann(安妮女王式), Louis(路易式), Country(乡村式)和 Mission(米申式,源于英国的Shaker夏克式),或者加上一些板式的现代。
       日本也只有3-5种款式,英法的款式也很少,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北欧设计,没多少款式。
中国人什么都有,什么都要,几乎全世界的款式都有,但都是四不像,就是单单缺了自己的款式。明式、新中式等所谓的中式家具,算是中国自己的款式吧?也只占市场小份额。在西式现代设计的建筑里,放进中式家具,有点格格不入,因此“需要对硬装有要求”,要付设计费和装饰费,使用中式家具的成本就高了。
       希望这次COVID打乱了历年的步伐,能否也能打乱这种年年开新样的步伐。
       今日家具的判断:“家居消费的需求,并不会消失而是延缓”,我也深表赞同,该杂志2月28日发表:“中国家具业如何对抗新冠疫情?”内容不再赘述。
对国内市场:
       瘟疫期间:人不能出来,装修也不能施工,卖场没开,开了也没人,因此内销这个时期是静止的,买卖都延后。至于在疫情期间如何应对,网上谈了许多,比如增加线上销售等等,我就不再重复了。
       疫情后的市场,肯定会有所反弹,但工厂是否能供货?关键在节前的成品库存及材料库存,以及人员的到位等等。
       出口市场:
       出口肯定会延误交货期30-45天以上,但大多数的顾客应该都会理解,关键是市场所在地是否也发生疫情,如果市场出现疫情,那外国市场也会发生需求减少,至少是短期的减少,和国内市场一样,会延缓但不会消失。
       这些讲的都是直接的影响,间接影响可能也会很大。比如东南亚国家,原材料、配件五金等,一向来是由中国供应的,依赖度很大,我认识的一些马来西亚的沙发厂,就因为中国的沙发布不能及时供货而停工,越南的情况可能更糟。
       美国的几次反倾销:
       2004年对中国的实木卧房家具
       2019年对中国的橱柜及床垫
       这些反倾销,得利最大的是越南 ,许多中国工厂被迫搬到越南,但原材料、五金配件等都还是由中国供应,尤其是去年新搬过去的,有些在中国制作大部分,小部分去越南完成,中国有疫情,开不了工,供不了货,越南也就一样开不了工。
       据统计,越南的家具业,高达70%的材料、设备、五金等等,依赖中国。
       这些直接与间接的影响,对世界的供应链都产生极大的影响,这是全球化所造成的。中国改革开放后这几十年的发展,靠的就是全球化。这几十年,中国人接下了西欧和北美转移来的低端产业,从最苦最累的活做起,一点一点地建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
       然而几十年的全球化,造成了很多国家的产业狭窄化了,全球化协作,各国都是发展有比较优势的产业,全球分工的结果,使到很多国家失去了许多行业。
       因此美国对中国实木卧房家具反倾销,十几年过去了,这行业并没有回到美国,因为美国人无法自己生产了。
       产业的狭窄化,让所有国家都担心,既怕别人出事断了自己的供应,更怕自己丢掉产业链上的位置,失去发展机会。
       像中国这次的疫情,重创中国的经济,但也同时重创世界经济,因为大量的中国工厂无法开工,严重缩减了全世界的商品供应。
       沃尔玛超市有70%的商品来自中国,假如中国停工三周,沃尔玛的供应链就会断裂,如果中国停工三个月,沃尔玛就没了。
       韩国的现代汽车,由于大量的零部件来自中国,现在的现代汽车厂,许多生产线都停工了。
       诸如此类,全球化使世界的商品更丰富、更廉价,但财富也更集中,产业的风险也更大了。这也给了反全球化的政客一个借口,希望将更多产业保留在自己的国家, 扩大产业品类。
       这次的COVID-19,源头在哪里,还不清楚,但对全球以及全球化的经济,产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影响。